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沙漠胡杨

学习交流并分享快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人性格开朗,诚信善良,爱好广泛,喜欢旅游,关注健康养生之道。喜欢与朋友分享快乐!

网易考拉推荐

诗与人生的写照(原文转)  

2011-08-05 12:25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秦一茨《我在1999年 认识的宋伟》

        编者:《我在1999年  第四节 我认识的宋伟》这本是原文作者的题目。我看完这篇文章后,就把题目改写成— 诗与人生的写照。从本人的理解,诗的主人宋伟对照自己人生坎坷的经历发自内心的感慨而作的小诗。作者把宋伟做的小诗对照他对宋伟的认识和感觉而写出的这篇文章。看后感触良多。心里对这位宋伟产生敬畏。这就是人生呀。。这是作者对宋伟的评价:他是个成功者,他抓住了这个时代赐予他的机遇,他敢于挑战命运,善于捕捉机会,也因为执拗而不圆滑而遭受了一场应该可以避免的劫难。我相信他的“天酬勤谨”,也钦佩他的“长风破浪,风流岂在人知”。他是我认识的真正大智大勇而不折不挠的人。

 

原文:

逢年过节,宋伟总会用手机发来一首他新写的诗词,

下面是一首他在前年发给我的“汉宫春’。 

     一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汉宫春. 迎春

      宋伟

雨湿小径,

朝风斜瘦竹,

庭草寂清。

 

黄梅已开月余

暗香仍沁。

 

池鲤怯寒,

方浮起,

忽又潜沉。

 

偶抬头,

玉兰枝上,

却是新苞盈盈。

 

今冬冷暖不定,

时时阴复晴,

恰似我心。

 

几番沉浮几多辛,

蹉跎至今!

 

峰回路转

人道是:

天酬勤谨。

 

会有时

长风破浪

风流岂在人知!

 

二、

 

雨湿小径

朝风斜小竹

庭草寂清

 

读这首词,先想到的是宋伟在川沙华夏路上的别墅。

邻近吴昌硕纪念馆或是宋庆龄故居吧 ,几年没去,有点记不清了。

占地十二亩。前院是西洋风格,有草坪,雕塑,泳池。房后是古庭院风格,小桥流水,亭台楼阁,假山怪石。

第一次和莉莉,孙冠蕾过去。别墅刚落成,我们去参观。宋伟得意地在前面领路,口若悬河,妙语不断,这时才发觉他是个性情中人。

第二次过去是祝贺他三十岁生日。近百位宾客,好像还有不少级别不低的领导。少年得志,自信而不张狂。

第三次过去,是一年后参加他的婚礼庆典。夫人秀外慧中,伴随着他走过了后面坎坷的一段路。

以后还去过几次。但印象最深的是六年后,我开着车独自过去,他早早地就等在门口,历经沧桑的脸上还是浮着倔强的笑容。

 

三、

 

黄梅已开月余

暗香仍馨

池鲤怯寒,

方浮起,

忽又潜沉

 

读这首词,接着想起和宋伟的交往。

我是在1993年就知晓他名字的,当时物贸期货交易部做得很凶,经常能主导价格波动,操盘手就是宋伟。

最有名的一次行动是把市场上所有夹板全都买断,然后在期货上全线逼空。被逼无奈的几十家期货公司联名上书,引起市政府干预,上海商品交易所只好分别找会员协议平仓,并被迫拿出2亿元弥补会员损失。

1995年,我还在工行,新世纪租赁公司总经理许某找到我(他原先是内贸部副部长陆叙生的秘书,后来担任三峡证券公司总经理),说带我去见宋伟。

在火车站附近中亚饭店的一间套房里,灯光昏暗,还是可以看得出沙发上的宋伟精力憔悴,比27岁的实际年龄老了很多。

他和几个朋友成立了一家“恒银期货公司”,询问能不能与工行合作。也谈了不少自己的设想,很有见解。

开户后,没有借过款,账户里总是放着近亿元存款。

1996年我跳槽到上海银行,把不少客户存款带过来,“恒银”也是其中一家。

1997年初他突然告诉我:想搞实业,要搞保健品,并拿出很厚很厚的一叠研究材料和样品。

我觉得奇怪,很快也明白:在期货里混,太累,稍不留意就会翻船。

一个月后,他告诉我,已经在金山星火开发区买下一家有药证的厂,开始在100多亩土地上建厂房。公司起名叫“恒寿堂药业公司”。

又过了一个月,他聘请吴邦国的哥哥吴邦杰任总经理,请交通大学管理学院院长杨教授任顾问。一起吃过几次饭。

三个月后,上海的电视台,报纸,广播,铺天盖地都是“恒寿堂”的广告。“恒寿堂”的深海鱼油,金乳钙一下家喻户晓。十多个省市几千家商店、超市都开始销售他的产品。

从筹备到出产品,还不到一年时间。这就是雷厉风行,说风就是雨的年轻人呀。

私下里跟我说短期目标是上海第一,中期目标是全国第一。香港的和记黄埔准备与“恒寿堂”合作,他坚决不放的是控股权。

银企合作很愉快,股票质押贷款是从他开始的。其实现在想来,就是个人无限责任担保的翻版罢了,很正常很安全的的担保方式。

私交也不错,2000年我和社保局几个处长到日本东京,京都,大阪转了一圈,他还专门请东京客商接待,有一个晚上连走四个场子。天快亮了才赶回宾馆。

 

四、

 

今冬冷暖不定

时时阴复晴,

恰似我心

几番沉浮几多辛,

蹉跎至今!

 

 

读这首词,最难忘的是宋伟的坎坷遭遇和他十足的书生气。

事情是从他的别墅引起的。买地造别墅需要几千万资金,得从公司调头寸。“恒寿堂”的股东只有他一个,但正在发展的巅峰期无法抽调资金。恒银期货公司虽然有几个挂名股东,但3000万注册资金都是他出的。他想:这个公司的钱理所当然他可以支配。就叫财务从公司账户里支付给工程队1000万元。

问题就出来了:股东有矛盾。

虽然其他股东并没有实际出资,但从法律上说终归算有限责任公司。公司的钱个人不能挪用。

举报信到经侦部门。举报信同时还托人转送有关领导,市委分管公安的主要领导批复下转,事情搞大了。

在香港上市的铭源集团董事长姚涌告诉我,举报人有点背景,都是朋友,要不要和解一下。

我转告宋伟,宋伟不以为然,说公司的钱都是他的钱。那些人在瞎闹。他以为也有人会帮他,其实错了。领导家属会锦上添花,而不敢雪中送炭。他以为自己的钱自己用不要紧,其实错了。很多事在法律上是可以有多种解释的。

我发现个规律:知道自己在犯罪的人不会被抓,因为他为了逃避往往先设置好几道防火墙。银行有个资产管理部总经理,让老婆成立个公司,专门半价买下银行处置的股票,地产,不到一年发了大财,公安部门接到举报调查,都因各种原因半途而废。后来辞职,在银行支行的旧址开了家饭店和夜总会。规模挺大。

而认为自己没犯罪的人,越想据理力争,越没有好结果。因为没大事而被抓,肯定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。我的另一个朋友太仓青草湖度假村董事长金钢也是认为没有罪,律师团开了几次研讨会在庭上做无罪辩护,可最后还是被判无期徒刑。因为举报人是中央单位,事发后300多亩地的度假村半卖半送给了一位副部长的儿子。

那段时期,侦查到哪一步程序,档案转送到哪个部门,哪天要拘留,哪天要批捕,都知道,就是没办法。而宋伟还顽固地坚持自己用自己钱无罪的抗辩。那时和记黄埔用两亿资金收购“恒寿堂“的45%股权,已签订合作意向书,也搁置了。

正式批捕时,他专门叫财务总监汤晓风把银行贷款提前归还,说是让老陈放心。

被判了五年,在狱中还不断申诉,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终审裁定, 他还不服,继续向国家最高人民法院要求重审。

真是书生气十足,不可救药。五年后见到他,还兴致勃勃地告诉我:最高人民法院已经发回来,同意重审了。好在后来没有音信。否则我想又会是麻烦。

可能是因为他的认真和执着,使他在很年轻的的时候就创造了事业上的辉煌。可能也是因为他的认真和执着,使他多走了一段本来可以绕开的弯路

在狱中他还通过律师继续经营着“恒寿堂”和在徐家汇的 “上海老站”饭店。当年他用重金购置的慈溪太后坐过的车厢被装饰成最豪华的包厢,要提前几个星期才能定到位。

 

五、

 

峰回路转

人道是:

天酬勤谨。

 

会有时

长风破浪

风流岂在人知

 

读这首词,我有点想念两三年没见的宋伟了。

他自由后,我们见过几次,办公室里古色古香的装饰,红木屏风雕刻着老子的“道德经”,梁启超的藏书置放在靠墙的大书柜里。有种书香门第,而非商人办公室的感觉。

开始超脱,不再追逐名利,纠缠人是人非。

大陆期货吴雁拜访他,他说对期货已经不感兴趣。

做实业的锐气也有点被打磨掉了,把“恒寿堂”一半土地卖给“致中和”酒业有限公司。经他介绍,我想做这个客户的抵押贷款。报总行审批同意后,企业又不提款。

有一年中秋节前。我去拜访他,硬要送给我“恒寿堂”新开发的产品,满满一箱,也不叫秘书找人,扛在肩上就送进我的车尾箱。

逢年过节,总发条短信相互问候。他的短信大多是自己新写的诗词。能读到他的心境。

 

他是个成功者,他抓住了这个时代赐予他的机遇,

他敢于挑战命运,善于捕捉机会,也因为执拗而不圆滑而遭受了一场应该可以避免的劫难。

我相信他的“天酬勤谨”

也钦佩他的“长风破浪,风流岂在人知”。

他是我认识的真正大智大勇而不折不挠的人。

 

六、

 

用他今年春节发给我的一首词作为这篇博文的结尾吧。

 

留春令 

宋伟

 

寒雨已歇,

残雪早消,

黄梅正俏。

 

朔风仍平艳阳高,

野雀噪,

春来早。

 

沧海浪巨途遥遥,

鲸舟诸君焯。

泰山五深路迢迢,

偕陈郎,

齐登高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陈仲芳2011.6.17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